反對派暴力反修例是徹頭徹尾的倒行逆施

2019-04-20 15:42


圖為一眾團體到立法會外支持修訂逃犯條例。 香港中通社圖片

  為阻止《逃犯條例》修訂,反對派可以去到“幾盡”?

  前日,立法會法案委員會首次開會,反對派“精心策劃”下,使出包括故意讀錯名字、無故提規程問題、驅趕議員離場、拒絕確定重啟會議時間等種種“拉布”下作手段,令此次會議“流產”,也無法如期選舉正副主席。

  不僅如此,在同日的全體大會上,反對派又一次祭出瘋狂“敲鐘點名”的伎倆,令大會再度“流會”。

  顯而易見,為求破壞條例的正常審議通過,反對派已經撕下了最後的偽裝,到了無所不用其極的地步,甚至不惜以犧牲法治、破壞規則、踐踏公義的方式去滿足一己之私。

  這種極度卑劣舉動喻示着,一場新的政治對抗與破壞行動的已經開始;也代表着一場圍繞修例展開的區議會選舉前哨戰的正式開打。

  更令全港建設力量高度警惕之處在於,反對派未來可能採取更多極端行動,“包圍立法會”、乃至新的“佔領”行動,有可能在近期上演。

  必須指出的是,修改《逃犯條例》是讓公義得以伸張的舉動,也是讓香港免於成為“逃犯天堂”的必要舉措,民調顯示得到社會各界和廣大市民的支持。

  反對派的極端手段不僅不可能得逞,更無異於自暴其醜,必將自食惡果,為選民所唾棄,為香港所唾棄。

  嚴重違反議事規則濫用權力

  儘管建制派早料到反對派會採取“拉布”手段去破壞此次會議的進行,但令人沒有料到的是,反對派的手段會到如此卑劣的地步。

  前日的一幕,是塗謹申以及反對派的一眾議員,精心策劃的一齣“政治醜劇”。

  先是由塗謹申“裝作無意”讀錯議員的名字,進而引出所謂的“規程問題”的爭拗;再藉故驅逐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郭偉強,接下來是故意暫停會議,最後則是宣布中止會議。

  由一開始的“真黑臉”到其間出現的“假白臉”,反對派一唱一和,將《議事規則》以及法治與公義,玩弄於股掌之間。

  鬧哄哄的會議廳,公眾看到的是反對派的囂張與猖狂,台灣殺人案被殺少女的無盡冤屈,則被反對派狠狠地踩在地底之下,拋棄在他們的賤招之中。

  身為“主角”的塗謹申或許可以自鳴得意,那些充當“配角”的反對派議員也可以耀武揚威,但這種赤裸裸的政治操弄,是絕不可能獲得公眾認同的。

  更重要的是,這種做法根本是對法治的踐踏和抹殺。塗謹申作為“資歷最深”的議員之一,根據《議事規則》他所有的角色只是開好會議、讓法案委員會正副主席順利產生,其本質是“臨時主持”而非“正式主席”。

  但他的舉動顯然已經逾越了權力界限。他鑽條例模糊的漏洞,嚴重濫用了權力。更離譜之處在於,在會議結束後,建制派多次要求盡快決定會議重開的日期,但仍遭塗謹申拒絕。

  在事後的記者會上,塗謹申的一句“會議幾時開,仍然由我話事(決定)”!其狂妄態度表現得淋漓盡致。身為一名律師,也是立法會“最資深議員”之一,塗謹申的如此惡行,何異於對選民的侮辱,對全港市民的侮辱!

  瘋狂“拉布”自絕於全港市民

  這邊廂法案委員會被塗謹申惡意破壞,那邊廂立法會大會又上演反對派“拉布”醜劇。在經過瘋狂的“敲鐘點名”後,反對派在時隔修改議會規則一年多之後,再度令立法會大會“流會”。

  當議事廳響起一遍又一遍的召集鐘聲之時,實際上是被害香港少女控訴聲一再響起之際。在反對派眼中,“公義”二字到底有多少分量?反對派報章昨日“招供”稱,塗謹申原本在海外處理急事,但民主黨特別要求他提前回港,確保他能於前日會上以資深議員身份主持正、副主席選舉。

  不僅如此,另一位反對派的“急先鋒”毛孟靜就建制派涉嫌違反會議常規、令委員會與工務小組“重疊”的安排提出規程問題,也屬反對派原有部署。

  至於“拉布”舉動,更是早已分好的工,輪流行動。顯然,在反對派眼中只有“私利”,“公義”不過是可以利用甚至犧牲的工具而已。

  然而,反對派欲置《逃犯條例》修訂於“死地”,但這並不代表他們可以肆無忌憚地為所欲為。針對塗謹申的“僭越”“濫權”以及反對派的“拉布”行為,建制派議員表明會採取“反制”措施。

分享到:
收藏
相关阅读